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对儿戏 > 陈少云魏海敏演绎经典“对儿戏” 奚中路参演

http://jazireshop.com/dex/1.html

陈少云魏海敏演绎经典“对儿戏” 奚中路参演

时间:2019-07-28 04:18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8月22日,上海逸夫舞台,陈少云、魏海敏两位来自海峡两岸的京剧名家将首度合作,上演京剧典范“对儿戏”——《坐楼杀惜》与《二堂舍子》,上海京剧院武生名家奚中路将扫兴表演稀有于舞台的武戏《对刀步战》。

  对角:半斤八两

  陈少云是现代“麒派”掌门,被誉为“形神兼备,外朴内秀”,绘声绘色地饰演过浩繁性格风貌各别的脚色,几乎囊括了国内艺术奖项的最高荣誉,可能是当下京剧界塑造新人物最多的老生演员。

  来自台湾的梅派大青衣魏海敏有“百变京伶”之称,上海观众对她一系列新编剧目印象深刻,莎士比亚的麦克白夫人、古希腊悲剧里最出名的“恶女”美狄亚、从张爱玲小说里活到舞台上的曹七巧,以及客岁春天由她一人领衔主演的《伶人三部曲》等等。其实,魏海敏还有一个身份——她是梅葆玖先生的开山大门生,现代梅派传人中的“大师姐”,曾跟从梅葆玖先生潜心学“梅”十数年,京剧戏迷说:“她的梅派有醇正的老味儿。”

  陈少云和魏海敏两位演过的戏,加在一路有400多出,在保守与新编之间游刃不足,古今中外,演尽了人世百态,是舞台上名副其实的“千面人”。有人说:他们是戏曲舞台上最会演戏的人;有人说:他们承继了保守美,开创了现代美。

  双出:不温不火

  在这场名为《对·角》的表演中,陈少云与魏海敏将联袂演绎《坐楼杀惜》、《二堂舍子》两出典范的对儿戏。“双出”很是考验主演的功力,《坐楼杀惜》和《二堂舍子》两出戏,一动一静,气概悬殊,反差极大。

  魏海敏说:“对儿戏里的脚色往往都有些苦衷,好比《坐楼杀惜》里的阎惜娇和宋江,都是要从对方手里‘取’一样工具而不得,而《二堂舍子》里的刘彦昌和王桂英,则是要‘舍’而不克不及。这些内在的心理勾当,是对儿戏都雅的处所,也是激发两个好演员表演好戏的最大诱因。”

  《二堂舍子》是梅兰芳大师晚年常演的剧目,曾与马连良、周信芳等几位大师合作。在1956年新中国第一次春节联欢晚会上,梅、周二位大师合演的就是该剧片段,留下了宝贵的影像材料。但后来这出戏表演几率很低,在业内有“容易演温”的说法,其缘由是剧中人的思惟豪情复杂,有大量的心理勾当需要通过恰到好处的表演加以注释和表达,对演员的要求极高,只要半斤八两的成熟演员才能表演该剧的精妙之处。

  魏海敏则认为:“《二堂舍子》演得不多,大师感觉这戏有点‘温’,不异的内容不竭反复表达,有点落入老戏絮叨的窠臼。我的见地不太一样,刘彦昌和王桂英,一个是状元身世,一个是丞相之女,家庭地位半斤八两。但王桂英是个继母,丈夫的前妻(华山圣母)仍是个仙人,要若何不偏不倚地看待亲生子和继子,这继母就更难为了。所以,这出戏其实很是复杂,若是细细品嚼那些翻来覆去的表述,会发觉它里面很是丰硕,详尽入微地揭示人物心里的变化,这也是戏曲保守戏耐看的处所。”

  与《二堂舍子》构成强烈反差,《坐楼杀惜》的表演结果往往可谓火爆,宋江被逼杀阎惜娇的故事,昔时由周信芳大师与好几位精采的旦角行当名伶演成了“麒派”的看家戏之一,表演中充溢着逆来顺受、剑拔弩张,煞是都雅。不外,这出戏容易演得“偏激”,此番由陈少云、魏海敏两位演技派演来,特别重视表演中的合理性与分寸感。

  陈少云引见:“《坐楼杀惜》是一出相当都雅的戏,富有条理的表演如抽丝剥茧,演员之间的互动令人着迷。在宋江的糊口里,除了衙门的公务,就是梁山的弟兄。‘杀惜’的动机并不是为了阎惜娇和张文远的奸情拈酸吃醋,而是他私通梁山的把柄落在阎惜姣之手,而不得不痛下杀手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大武生”奚中路在此次《对·角》专场中将携门生郝帅送上几近失传的武生老戏《对刀步战》。顾名思义,《对刀步战》是两位武生对战,是《铁冠图》中很有特色的一折戏,一度被禁,解放后上演的次数屈指可数,良多观众以至都没传闻过这出戏。此次的表演版本源自天津稽古社尚和玉先生,由贺永华教员在八十年代亲授。奚中路暗示:“这出戏再不唱,生怕要失传。”贺老去世时只演过一次,而这回也是奚中路本人的“首秀”。

  “这是一出具有代表性的武生开蒙戏,也是全面展示我们长靠武生根基功的戏,表演中有刀架子、枪架子、枪下场、刀下场、趟马、起霸等等,表演中数次改换刀兵,加之手舞足蹈的表演形式,足见功力,煞是都雅。这几年京剧界在挖掘保守戏上做了一些工作,但对武生保守剧目标挖掘和拾掇仍是不敷,此次挑选《对刀步战》,不只是但愿能在舞台上恢复表演一折好戏,更但愿把这出戏传承下去。此后,也但愿有更多雷同如许的表演机遇,让出色却不常见的武戏与观众碰头”——这是奚中路的心愿。

  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成立镜像

  8月22日,上海逸夫舞台,陈少云、魏海敏两位来自海峡两岸的京剧名家将首度合作,上演京剧典范“对儿戏”——《坐楼杀惜》与《二堂舍子》,上海京剧院武生名家奚中路将扫兴表演稀有于舞台的武戏《对刀步战》。

  对角:半斤八两

  陈少云是现代“麒派”掌门,被誉为“形神兼备,外朴内秀”,绘声绘色地饰演过浩繁性格风貌各别的脚色,几乎囊括了国内艺术奖项的最高荣誉,可能是当下京剧界塑造新人物最多的老生演员。

  来自台湾的梅派大青衣魏海敏有“百变京伶”之称,上海观众对她一系列新编剧目印象深刻,莎士比亚的麦克白夫人、古希腊悲剧里最出名的“恶女”美狄亚、从张爱玲小说里活到舞台上的曹七巧,以及客岁春天由她一人领衔主演的《伶人三部曲》等等。其实,魏海敏还有一个身份——她是梅葆玖先生的开山大门生,现代梅派传人中的“大师姐”,曾跟从梅葆玖先生潜心学“梅”十数年,京剧戏迷说:“她的梅派有醇正的老味儿。”

  陈少云和魏海敏两位演过的戏,加在一路有400多出,在保守与新编之间游刃不足,古今中外,演尽了人世百态,是舞台上名副其实的“千面人”。有人说:他们是戏曲舞台上最会演戏的人;有人说:他们承继了保守美,开创了现代美。

  双出:不温不火

  在这场名为《对·角》的表演中,陈少云与魏海敏将联袂演绎《坐楼杀惜》、《二堂舍子》两出典范的对儿戏。“双出”很是考验主演的功力,《坐楼杀惜》和《二堂舍子》两出戏,一动一静,气概悬殊,反差极大。

  魏海敏说:“对儿戏里的脚色往往都有些苦衷,好比《坐楼杀惜》里的阎惜娇和宋江,都是要从对方手里‘取’一样工具而不得,而《二堂舍子》里的刘彦昌和王桂英,则是要‘舍’而不克不及。这些内在的心理勾当,是对儿戏都雅的处所,也是激发两个好演员表演好戏的最大诱因。”

  《二堂舍子》是梅兰芳大师晚年常演的剧目,曾与马连良、周信芳等几位大师合作。在1956年新中国第一次春节联欢晚会上,梅、周二位大师合演的就是该剧片段,留下了宝贵的影像材料。但后来这出戏表演几率很低,在业内有“容易演温”的说法,其缘由是剧中人的思惟豪情复杂,有大量的心理勾当需要通过恰到好处的表演加以注释和表达,对演员的要求极高,只要半斤八两的成熟演员才能表演该剧的精妙之处。

  魏海敏则认为:“《二堂舍子》演得不多,大师感觉这戏有点‘温’,不异的内容不竭反复表达,有点落入老戏絮叨的窠臼。我的见地不太一样,刘彦昌和王桂英,一个是状元身世,一个是丞相之女,家庭地位半斤八两。但王桂英是个继母,丈夫的前妻(华山圣母)仍是个仙人,要若何不偏不倚地看待亲生子和继子,这继母就更难为了。所以,这出戏其实很是复杂,若是细细品嚼那些翻来覆去的表述,会发觉它里面很是丰硕,详尽入微地揭示人物心里的变化,这也是戏曲保守戏耐看的处所。”

  与《二堂舍子》构成强烈反差,《坐楼杀惜》的表演结果往往可谓火爆,宋江被逼杀阎惜娇的故事,昔时由周信芳大师与好几位精采的旦角行当名伶演成了“麒派”的看家戏之一,表演中充溢着逆来顺受、剑拔弩张,煞是都雅。不外,这出戏容易演得“偏激”,此番由陈少云、魏海敏两位演技派演来,特别重视表演中的合理性与分寸感。

  陈少云引见:“《坐楼杀惜》是一出相当都雅的戏,富有条理的表演如抽丝剥茧,演员之间的互动令人着迷。在宋江的糊口里,除了衙门的公务,就是梁山的弟兄。‘杀惜’的动机并不是为了阎惜娇和张文远的奸情拈酸吃醋,而是他私通梁山的把柄落在阎惜姣之手,而不得不痛下杀手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大武生”奚中路在此次《对·角》专场中将携门生郝帅送上几近失传的武生老戏《对刀步战》。顾名思义,《对刀步战》是两位武生对战,是《铁冠图》中很有特色的一折戏,一度被禁,解放后上演的次数屈指可数,良多观众以至都没传闻过这出戏。此次的表演版本源自天津稽古社尚和玉先生,由贺永华教员在八十年代亲授。奚中路暗示:“这出戏再不唱,生怕要失传。”贺老去世时只演过一次,而这回也是奚中路本人的“首秀”。

  “这是一出具有代表性的武生开蒙戏,也是全面展示我们长靠武生根基功的戏,表演中有刀架子、枪架子、枪下场、刀下场、趟马、起霸等等,表演中数次改换刀兵,加之手舞足蹈的表演形式,足见功力,煞是都雅。这几年京剧界在挖掘保守戏上做了一些工作,但对武生保守剧目标挖掘和拾掇仍是不敷,此次挑选《对刀步战》,不只是但愿能在舞台上恢复表演一折好戏,更但愿把这出戏传承下去。此后,也但愿有更多雷同如许的表演机遇,让出色却不常见的武戏与观众碰头”——这是奚中路的心愿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下面剧目不是生旦对儿戏的()